金曲奖看似无厘头 实有迹可循

  第23届台湾金曲奖于23日晚落幕,获奖名单带给大多数人都是问号:金曲奖评选到底是怎么个路数?更别提这次“金曲奖”颁奖礼似乎更像“五月天”演唱会。但,这绝对不是“金曲奖”第一次痴迷“五月天”,至少在“最佳乐团”这个奖上,此前的“金曲奖”,已经在2001、2004和2009年,分三年“宠幸”过“五月天”。

   作为台湾歌手最重视的年度奖项,经常性“爆冷”的颁奖方式已成为了它的一大特色。人都说“金曲奖”总是左左右右、进进退退、难以捉摸。但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不着地的床。即使“金曲奖”的总召每年都在换,即使评委们也不停在换,但只要“金曲奖”这块招牌还叫“金曲奖”,就一定会有一种传统、习惯、倾向和规律存在。趁着“金曲奖”所引发的吐槽之风,我们乘坐“五月天”的诺亚方舟,寻找下金曲奖颁奖规律的难言之“瘾”…

精神上 你要积极健康向上

  “五月天”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其实不是文艺、不是摇滚,而是励志。即使是在他们人过中年以后的专辑《第二人生》里,同样如此。

五月天在励志领域的号召力无敌。

成功榜样:“思想品德课”般存在的五月天

  就像听林志颖的任何一张专辑,都会让人想到“十七岁的雨季”一样——听“五月天”的歌迷,也总不免从他们的音乐里,想起自己的高中或大学的青春岁月。把“五月天”是否是摇滚天团的讨论放到一边,至少在华语乐坛,他们是青春励志天团的事实,却绝对无人能够动摇。所以,在“五月天”的周围,总会聚集着一些青春、热血,但又也止于青春、热血的年轻歌迷。从80后到85后再到90后,“五月天”之所以被称为天团,就是因为他在励志领域的号召力。

 

  打个也许会有生命危险的比喻,现在的“五月天”,就好比是当年的Beyond,关于他们究竟是不是摇滚的争论,一直不曾停歇。但有一点就肯定的,那就是无论是Beyond还是“五月天”,都能够通过最直白的文字和最流畅的旋律,教会年轻人做人的道理和常识,对于年轻人教导的意义,远远强过那些思想品德课。

 

“金曲不爱”:对现实不满或棱角太过分明的音乐人

  以上和“金曲奖”有关吗?当然有关。要知道“金曲奖”可是台湾地区文化系统主办的音乐奖,虽然这是一个流行音乐类的奖项,不会直接以道德标准来作为评选的依据。但有“五月天”这样正面意义的音乐团体,亦是“金曲奖”所不会放过的。

   作为一个官方机构参与的音乐奖项,“金曲奖”的历史上不乏有音乐内容上的前卫之举,但你什么时候在台湾“金曲奖”上邂逅过赵一豪、狗毛、猪头皮和浊水溪。对于台客摇滚这个批判群体,“金曲奖”的上限是伍佰老师,下限也不过是林强《向前走》那种同样有着“励志”标题和情结的专辑。所以,对现实不满或者棱角太过分明的音乐人,从来就不适合“金曲奖”。

摇滚、文艺、调侃都请点到为止

   你可以摇滚,但必须点到为止;你可以探讨人生,但最好会从绝望的主题回到希望的结语。所有冲着“金曲奖”而准备人生的新人们,“五月天”的《第二人生》就是你们的路标。要摇滚但不要太摇滚,要文艺但又不要太煽情,要流行但不要太主流。如果你的作品,有健康向上积极正面的内容,同时还有点到即止的文艺和调侃,那么恭喜,你已在“金曲奖”的路上了。

技能上 你要懂得创作或者"作"

成功榜样:蔡健雅三次“封后”

  今年“金曲奖”的“最佳国语女歌手奖”,由蔡健雅获得。三次封后的经历,也让她成为“金曲奖”历史上拿到这个奖最多的歌手。今年的蔡健雅,在孙燕姿、A-Lin、田馥甄、魏如萱和张惠妹的包夹中脱围而出,靠的是什么?看起来还是会唱作,而且是那张一张一张专辑的全创作。

   除了那些会唱作也能拿奖的例子,其实反过来你也可以看看更为极端的例子——梁静茹。这个“金曲奖”史上最杯具的永远提名歌后,要说吃亏,也就吃亏在只能唱不能写。虽然,会写歌不是万能的,蔡健雅也并非是每一次都能成为歌后。但从第19届和今年两次,蔡健雅都是从一堆非创作或非全创作歌手中突围而出,就足以说明,在“金曲奖”的规律里,当一个全唱作歌手和一些唱将一起提名时,那么最终胜出的希望就很大了。

能唱能创作的蔡健雅和能唱能“舞作”的蔡依林都拿过金曲奖,梁静茹五次入围,五次空手归。

“金曲不爱”:只能唱不能“作”

   当然,你也许还会举出第17届“金曲奖”的例子,在那届“最佳国语女歌手”的提名中,有梁静茹、汪佩蓉、戴佩妮和陈绮贞一起竞争。后两者不也是可以划为全唱作那种音乐人吗?其实答案很简单,你可以说这是一届唱作女歌手竞争歌后的“金曲奖”,梁静茹再度无法封后的结果,不也证明了“金曲奖”偏爱唱作女歌手的结论吗?除非,你能够做到像蔡依林那样载歌载舞,就在第18届“金曲奖”上,她也因此挑落了“最佳国语女歌手”提名中唯一一名全创作歌手戴佩妮。但舞娘在钢管舞上的绝技,又何尝不是一种创作,虽然不是唱作,至少是舞作、是动作。

  多才多艺多会作,总是好的。

制作上 你切记不要过于文艺

Hebe因“修饰太多”与金曲奖无缘

成功榜样:“原味系”歌手

 “金曲奖”其实是喜欢文艺的,但它喜欢的是“五月天”、陈绮贞和蔡健雅这样的文艺歌手,首先要会唱作,其次要有原味。而像林宥嘉、田馥甄这两位“华研”系的歌手来讲,显然就过于“文艺”了。

“金曲不爱”:喜欢概念制作手法的制作人

  于是,在田馥甄凭借首张个人专辑异军突起时,“金曲奖”就以一个“修饰太多”,而堂而皇之地将她拒绝了。“修饰太多”其实无意中把“金曲奖”暴露了。显然,“金曲奖”对于一张专辑和一位歌手的认知,还是偏传统的。他们还是希望与音乐内容和技巧有关的东西来直接影响听觉。喜欢概念制作手法的制作人们,以后可要多加小心了,千万不要把一张专辑做成一本小说、一本影集和一本字贴。加分不成反扣分,白浪费了你的心血。

形式上 你最好能傍上一部电影

成功榜样:乱弹阿翔“封王” 胡夏“突围”

胡夏《那些年》即便遭遇五月天仍夺下一奖

   胡夏的《那些年》,虽然没能如愿拿到“年度歌曲奖”,但也还拿到了“最佳单曲制作人奖”。如果不是遇到《诺亚方舟》这个冤家,其实这首歌是很有希望成为“年度歌曲奖”的。即便如此,也无法改变这首歌在过去一年火爆的事实,而这一切肯定要归功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部电影。一首原本可能并不出跳的歌曲,搭上票房热门电影,瞬间就让主题曲一夜成名,这个诱惑力可是太大了。

  如果你还嫌《那些年》没能登顶而证明不了什么的话,那么乱弹阿翔会让你改变看法。

  乱弹阿翔可以说是本届“金曲奖”最大的冷门,即使他曾经在“乱弹”乐队时期,拿过“最佳乐团奖”,但毕竟时过境迁,现在的歌迷可能并不太容易接受他比较“老套”的摇滚曲风。但是,这时候一部名叫《翻滚吧!阿信》的电影出现了,而让乱弹阿翔今年登顶成功的单曲《完美落地》,就是这部电影的主题曲。乱弹阿翔也凭借着这首单曲成功落地。没有电影,就算是评委想帮忙,也没办法着力啊。

“金曲不爱”:易被淹没的陈旧推广

   时代在进步,“金曲奖”的规律也必须与时俱进。现在的歌曲,早已经不是当年通过电台和唱片店推广的时代。你一定要学会通过网络视频网站这样的新平台。娱乐观就曾探讨过【音乐傍上影视剧找活路】如果你觉得这样的方式太草根的话,那么电影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快速的造星方式、大量的作品和歌手涌现,让各大奖项都看得眼花缭乱,搭上影视的顺风车可以让你更好地从同类作品中脱颖而出,吸引更多的目光。所以结论是,如果你不是名声在外的大牌,最好找一部有潜力的电影合作。也许你会失败,但若有望在林宥嘉、萧敬腾和陈奕迅的包围中脱围,那也可以很刺激。

这招有点难度:你最好是原住民

  这个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当然从规律来讲,金曲奖“宠爱”原住民歌手,也确实是现实。

成功榜样:实在太多了

三位都曾打败强劲对手夺金曲。原住民的音乐传统以及由此形成的创作,更易占得听觉上的先机

  2000年,来自台湾卑南族的警察陈建年,甚至能够在代表主流的“最佳国语男歌手奖”中,战胜张学友、王力宏、庾澄庆和陶喆这样的大腕,虽然未必是原住民这个身份帮了他的忙,但原住民独特的音乐传统,以及由此形成的创作,却很容易在和主流流行音乐的对比上,占得听觉上的先机。

  胡德夫、张惠妹、“动力火车”和陈建年等等,台湾原住民音乐人对于主流音乐圈的涉及,虽然在“金曲奖”上不能做到得奖上的万试万灵,但他们的出现,却绝对会让同届提名的歌手感到无穷的压力。

   而今年的以莉·高露在“最佳新人”夺魁,就让这种压力,最终变成了邓福如和李佳薇今生永恒的失落。这,毕竟是人一辈子只能有一次机会参与竞争的奖项,错过了这个村,就永远错过了这个店。但身份这事,毕竟不由人做主,认命吧!亲们。

虽吐槽随行,金曲奖仍有其坚持

  今年的“金曲奖”,不出意外的被人吐槽。也可以说,从提名出来的那刻起,就一直不停被吐槽,而这种吐槽,也在“五月天”拿到六项大奖后达到顶峰。

   谁提名、谁获奖,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实际上看起来经常无理甚至无厘头的“金曲奖”,在爱摇滚、爱唱作、爱民俗这三点上,其实从来就没有妥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