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如何实现五年千场商业演出

长安大戏院(点击场馆进入了解详情)

 

梨园剧场(点击场馆进入了解详情)

 

梅兰芳大剧院(点击场馆进入了解详情)

 

        近日,北京京剧院与国际剧院联盟签署五年战略协议,计划2014-2019年,将推出北京京剧院百部经典剧目的千场国内巡演。这是北京京剧院继“传承之旅”、“唱响之旅”之后的又一大规模“走市场计划”。作为内容提供方的北京京剧院,作为演出承接方的地方剧院剧场,作为资源整合方的国际剧院联盟,将协力解决京剧商演难题。

  北京京剧院 巡演并非单一剧目

  北京京剧院是最具流派传承特点的艺术团体,早在2011年的“唱响之旅”其院长李恩杰便提出打造“北京京剧”的品牌概念,并策划了以“三驾马车”、“九大头牌”、“十五经典”为招牌的巡演活动,用一年时间在全球50个城市推出200场演出、50个展览、50场讲座,谓之“唱响之旅”。两年之后北京京剧院开启“发展之旅”大型展演战略合作,一次将战略谋划到了2019年。涉及百余部经典剧目、千余场演出。

  李恩杰说:“这次是举全院之力,并非单一剧目的巡演,集结北京最有名的"角",是京剧发展进入新时期后一次罕见的大规模市场化运作,也可以说是京剧艺术传承推广工作中一次大胆的尝试。”据介绍,战略协议的运作并非以往某一个剧目多地巡演,而是整个剧院,所有演员,在更详尽了解地区市场的基础上,充分满足观众和市场,“解决我们和市场的关系问题,掌握决定权的是观众”。

  李恩杰坦言,近几年来,京剧的商演推广并不顺利,以名家名角为招牌,也只能在一地演上两三场,所以本次启动五年千场的巡演项目,更希望能发掘市场和观众群,特别是注重青年观众群的培养。他说,此前京剧艺术家曾在北京大学举行了数十场演出,观众累计1.5万人,其中80%为青年学生。 “比如曾经到宁波巡演,不仅仅在剧院,还通过讲座、展览等方式走进宁波的各大高校,京剧艺术进校园也不是简单地把剧目原封不动地搬过去,而是针对高校学生欣赏特点,派出最出色的青年"头牌",他们穿戴的京剧服装、服饰以及使用的道具灯光也将是最华丽的,让学生们一看就感受到时尚的气息,从而激发起青年学生对传统文化的热爱。据我了解,宁波高校有不少自发组建的京剧艺术团体,希望我们的艺术家能和学生面对面交流,让国粹真正扎根于民间。”

  用传统剧目带新演员,用新剧目给新演员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这就是北京京剧院的策略。其今年推出的新作《屈原》演员均在30岁左右。“有年轻人看、有年轻人演,不脱离时代的味道,才谈得上传承和发展。”一方面要保持表演艺术的精华,另一方面要创新编导乃至音乐、舞美、灯光等环节,全面提高剧目成活率和生命力。

  地方剧院 高票价肯定玩不转

  宁夏人民艺术剧院董事长哈村认为,各演出门类中,戏曲类一向比较沉迷。“戏曲演出其实有很强大的地域性,在北京京剧肯定有观众爱看,到了江浙沪则越剧吃香,到了安徽黄梅戏必有其雷打不动的戏迷。”对于地方剧院的经营者而言,关键在于研究地方市场需求,真正引进符合观众欣赏倾向的剧目。“京剧作为国粹,可以说有很广泛的观众基础,大家喜欢看传统的、有"腕儿"有"角儿"的。”哈村说,“京剧是"角"儿的艺术。以"四大名旦"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五大头牌"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裘盛戎、赵燕侠为代表的前辈艺术家为北京京剧院留下了极其宝贵的艺术财富,这让演出团队具备了很强的市场号召力,以人带戏,再以戏带新人。”

  哈村表示,只要剧目选择好、宣传做到位,加上院线力推并有足够的演出时间,其实不必过于担心市场。“以宁夏为例,国家京剧院4团是宁夏京剧团的前身,很多京剧大师都在宁夏。因此宁夏有着很坚实的观众基础,票友、戏迷在全国都算是中上水平的。”哈村说,“曾经有国家京剧院到宁夏演出,都表示蛮有压力的,这也提示我们的演出院团需对地方市场提高重视、用高品质的演出回馈观众,才有市场的成长和发展。”

  湖北剧院总经理辛国运表示,票价一定不能高。毕竟让作为票友、戏迷的百姓去买票,不能跟官方出钱看歌舞在一个重量级上,票价百元以内才能满足观众的期望。尤其在如今演出比较低迷的情况下,成本、门槛越低才有效果。其实京剧这种传统美学特点比较突出的表演形式已经具备了舞美道具方面成本控制的优势,不需要那么多的声光电特效,也不需要动辄几个集装箱的道具,而消费者能接受的票价多在百元以下。

  院线联盟 市场选择VS文化传承

  “京剧是手工业时代的文化产品。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角度来说,它和当下时代潮流并不那么合拍,与电影、电视剧、演唱会等相比投入产出比差很多。”如何准确理解和看待京剧所处的历史方位,如何用正确的方法去弘扬它、推动它。中国演出剧院联盟执行主席柯朝平表示,京剧面临市场萎缩的尴尬局面是很多文化产品都会面临的一般性问题。“毕竟,京剧不可能和工业化运作手段之下的演绎方式相提并论。”正是因为这样,京剧的商演不同于一般意义的商演。“京剧真不是只奔着赚钱、做演出去的,从内涵到外延,京剧都代表着民族文化的精粹。”京剧本身有文化传承的使命蕴含其中,在坚守京剧文化内涵的同时,京剧必须找到一种更适应市场的传承方式。

  “这需要有所突破。”柯朝平说。比如,本次战略协议涉及的剧院中不乏福建、江西、柳州等南方剧院。以往京剧以在北方演出为主,将北京视为“根据地”,巡演推广到南方将给京剧带来更大的活力。京剧曾到宁波演出,得到很好的反馈,南方城市是京剧艺术新的发展地,以往南方的观众很少听京剧,京剧艺术家也很少南下,甚至把南下视为危途。但近几年来,京剧艺术在南方越来越具有影响力,已经培养了一批忠诚的观众。

  同时,对于一般地方剧院而言,演出成本难降,而承接一台京剧演出最少也要10万-20万元,同时还要有份额不小的差旅成本。与之相应的是观众能承受的票价有限,“降低成本,惟有扩大规模”,此番北京京剧院与国际演出联盟合作在各地的演出一般都将是以“北京京剧周”为基本的演出时长。

  北京商报记者 姜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