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该不该有字幕?

舞剧该不该有字幕? 观众最有发言权

        在剧场看舞剧,时常会碰到这种情况:台上演员全情投入地舞蹈,台下观众却不明所以。演出结束后,观众常常疑惑:“为什么跳这么长时间?”“他们不是要分手吗?那他为什么还要把她举得那么高?”……可以说,舞蹈本身高度抽象的形式美已经不能使观众满足,如今,他们越来越渴望能像专业人士一样,看懂舞剧的全部美好,而不是看个热闹。

  观众的困惑与问题引起了舞蹈工作者的重视。在寻求解决办法的过程中,舞剧引入了越来越多的现代舞美技术,对舞蹈语言进行补充。很快,如话剧、音乐剧、电影一样,更直接的补充手段——字幕也出现在舞剧舞台上。而恰恰是这看似不足道的字幕,却在舞蹈界引起了一番争议,甚至影响了作品在相关比赛中的名次。

  把舞剧弄成“小人书”?

  创作过独舞《醉鼓》、芭蕾舞剧《精卫》等300余部作品的中央民族歌舞团国家一级导演邓林认为,字幕对于舞剧来说是多余的。“‘看’是欣赏舞蹈的主要方式,而文字也是以‘看’作为感知手段。同时看舞蹈和字幕,肯定忙不过来。”

  每一场或者每一幕前的文字提示,在他看来也非常蹩脚。“这只能是迫不得已的辅助手段,提示长了观众记不住,短了又使人云里雾里。”他认为,以身体作为符号的舞蹈语言具有信息表达的多重性。“如果用‘表里如一’的文字把它钉在‘专一’的概念上,岂不是浪费了人类的想象智慧?”邓林表示,自己在创作中不用字幕,或非常“吝啬”地使用文字提示。

  青年舞蹈家黄豆豆日前担任了舞剧《红山女神》的总编导。他认为,舞剧在演出过程中到底需不需要投放字幕,或者说应该怎样投放字幕,应从专业人士和广大观众两方面来考虑。“从舞剧创作角度讲,舞剧的剧情脉络和人物关系都应做到不必借助文字说明,而是通过舞蹈艺术本体来表述到位。可是,对一名对舞蹈不太熟悉的普通观众来说,在观赏舞剧艺术的初期阶段,如果不借助文字的说明,他可能没有办法看懂整部舞剧。”简单地说,作为编导,在艺术上要做到超越语言和文字;而作为观众,可以在欣赏舞剧前,通过阅读相关说明,事先做好观赏准备。

  “那么,如何在以上两点间取得平衡呢?通常,我个人会采取以下两个方法。首先,舞剧作品的节目单和说明书必须在文字上做到细致和全面,其内容包括整部舞剧的背景资料,以及每一幕的详细介绍。其次,避免整场演出的每一幕间都频繁地出现字幕,而是在上、下半场的音乐前奏中,适当加一段精炼的导言。”黄豆豆说。

  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国家一级导演章东新则认为,在舞剧中加字幕是可以的。“一般来说,中国人习惯从一个故事中得到情感共鸣,得到是非结论,以此获得精神上的指引。所以,中国舞剧创作应顺应中国老百姓的欣赏习惯,尽管这样做可能会使舞剧自身的形式有所消解,但我觉得仍是有必要的。”

  不过,章东新也指出,字幕不可滥用。“在排演舞剧《百鸟衣》时,我一开始使用了大量字幕,效果却适得其反。观众在文字与舞蹈之间跳进跳出,影响了他们的欣赏思路和情绪。”

  中国歌剧舞剧院编导吴庆东认为,字幕在舞剧中除了起到说明剧情、提示人物身份和剧情发展的作用外,也是帮助观众理解舞台形式、处理意图和特殊表达方式的重要手段,对舞剧的完整表达来说不可或缺。“一段好的字幕可以起到补充作用,提升舞蹈语汇的文化内涵。但我反对看图说话式的字幕。把舞剧弄成‘小人书’,失去了舞剧艺术独有的魅力。”

  字幕只是众多表现手段之一

  业界多位专家认为,舞蹈语言与演员内心台词并非像话剧那样是词句的对应,而是旋律的对应。因此,观众不必执著于弄清每一个动作表达的具体内容,而要把舞蹈当作音乐旋律一样去欣赏,这也是舞剧艺术的独特之处。

  “我是不习惯用字幕的。”国家一级编剧左青说,“如在舞剧《延安记忆》中,‘看白毛女’一段,新颖的构图和调度为延安时期朴素的革命历史事件勾勒出一个激情澎湃的画面,若用字幕就大大消解了舞蹈的艺术魅力。”

  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副所长江东是舞剧《泥人的事》的编剧,他表示,舞剧使用以肢体语汇来表现戏剧矛盾冲突及情感的叙事方法,按说不该采用这种方法之外的其他手段来辅助,否则就等于说:这种方法根本无法完成叙事任务。“虽然用字幕并不值得提倡,但实际上,眼下的国内外舞剧舞台,不论是否使用字幕,都有成功先例。因此,还是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作为著名舞蹈理论家和评论家、编剧,冯双白先后创作了《水月洛神》、《妈勒访天边》、《舞台姐妹》、《碧海丝路》、《鸿雁》等多部舞剧。他认为,在今天人们对舞剧不太熟悉的情况下,字幕可以用。但舞剧艺术有自己的魅力和特点,如果把难以表现的戏剧冲突、人物性格和情节都用字幕来表示,也是不可取的。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郝维亚认为:“加不加字幕不是‘该不该’的问题。字幕只是创作者的众多表现手段之一而已,如果创作到位,不加字幕也能让舞剧感人;反之,即使加上字幕,也依然苍白。”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研究员毛小雨认为,舞剧需不需要字幕,要从剧目的内容、形式、观众层次等几方面来看。有些舞剧是经典,观众耳熟能详;或者表现手法接近具象、写实,观众能看得懂;或者舞剧的主题具有多重内涵,这些情况下都不需要字幕。“对于有经验的舞剧观众,字幕也不会有太多帮助。但是,有过舞剧欣赏体验的观众数量在我们这个人口大国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不想孤芳自赏,尤其是对一些芭蕾舞剧或者是现代舞剧来说,最好能给观众一个观赏提示。否则,观众会觉得该剧不知所云。”毛小雨说。

  “舞剧能不能像电影一样,分成有字幕版和无字幕版?”

  那么,字幕到底该不该用?说到底,还是观众最有发言权。

  因工作需要,中国对外文化集团项目经理韩文桥每年会看很多演出,但看舞剧并不多。“毕竟舞剧的审美情趣属于小众,我看过的舞剧仅有杨丽萍的《孔雀》、张继钢的《千手观音》、日本松山团的《红色娘子军》、韩国大宗舞蹈团的《春香传》这几部而已。”他认为,字幕在一定程度上对观众起到了引导作用,但有时候字幕过于密集地出现,不仅禁锢人的思维,甚至让人应接不暇,反而会影响欣赏。

  在国家图书馆工作的田苗有着丰富的纪录片拍摄经验,同时也很喜欢舞台艺术。在他眼里,舞剧跟电影一样,有商业片、艺术片之分,所以舞剧是否要加字幕,可视类型而定。同时,他以自己的职业经验指出:“剧院字幕的投放,一般喜欢用亮度极高的镁光灯,以便观众能够看清字幕。可惜的是,这极大干扰了观众的视觉欣赏。字幕的灯光效果应该以柔和为佳。”

  作为河南大学艺术学院的舞蹈教师,李佼佼深爱舞剧艺术。她身边很多朋友从来没看过舞剧,即便有人看过,也坦言不太能看懂。“中国舞蹈仍然处在寻求知音的阶段,需要艺术家以适当方式给观众以指引。除了节目单和字幕,国外还会发行一些关于舞蹈作品以及主创心得的出版物,这其实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阐释。”

  在某文化网站工作的景先生有过两次观赏舞剧的经历。“这两部舞剧我都没看明白。”景先生不好意思地说,“第一次是外国现代舞舞剧,没有字幕,但艺术气氛还不错。第二次是朋友送票,我全神贯注地看,但仍没看懂,觉得不少舞蹈动作与舞剧主题没啥关系。要是幕间有字幕提示,可能会好些。”此外,他还因两次演出都没拿到节目单深感遗憾,“有文字提示的节目单应该人手一份。”

  在一家日用百货店工作的张女士常陪“舞蹈迷”女儿看演出,女儿总是看得津津有味,她自己却看不懂,时常在剧院打盹。“舞剧能不能像电影一样,分成有字幕版和无字幕版?这样也有得选。”